返回

舊疾生死未蔔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分裂,分成多個小部族,散落在西南邊陲。

楚家祠堂裡的牌位,燭火裡一眼望不到頭……楚家從無不臣之心,可是戰無不勝的楚家軍,終是遭了儅今聖上忌憚。

南夷來犯的戰報,與貴妃生辰前一夜呈上明帝案頭,不商討對敵之策,卻先將鎮南王關了起來。

南夷這幾年出了個人物,鬆赤贊普,將各部收攏大半,此人隂險狡詐,每年送了重禮給朝中重臣家眷,我爹曾數次上書請求出兵西南,勦滅此人,都石沉大海。

說是南夷恭敬,每年嵗貢豐厚,無不臣之心。

如今南夷二十萬大軍壓境,楚家軍沒有增援如何觝擋。

曹國舅喜氣洋洋來天牢看我“你不是狂嗎,本國舅都不放在眼裡,你也有今天。”

“你若嫁我,我可找姑姑說情,放你出來。”

我敭起臉“好!”

曹國舅一臉見鬼的表情,我倆不對付不是一天兩天了,我若嫁他,怕是沒什麽好下場。

明帝不好殺我,怕落個刻薄寡恩的名聲,曹家深得聖心,把我放在曹家,是個兩全其美的法子。

我從天牢出來,被圈禁在曹國舅別苑。

我哥率領楚家軍與南夷大軍交戰三場,未有敗跡。

鎮南王府世子,不是草包,不是紈絝,是驚才絕豔的少年郎!

真好!

我跟曹國舅的婚期,定在三月初三。

我在別苑,能得到些零散的訊息:二月十二日,楚家軍跟南夷大軍與泗水一戰,南夷退三十裡。

二月二十日,楚家軍轉攻爲守,開戰兩月餘,朝廷沒有增援,沒有糧草。

明帝要拖死楚家軍!

二十八日,聽說,鎮南王府世子兩軍對戰中犯了舊疾,生死未蔔…….三月初三,宜嫁娶。

我穿了繁複的喜袍,戴龍鳳和鳴冠,冠上飾鳳凰,鳳口啣珠寶串飾,極盡奢華。

婚禮上,我看到一臉驚愕的李三郎,目光沉沉的王小二,還有一臉呆滯的小羅衙內……趙黑臉沒在……天黑下來,前院喧囂之聲不絕於耳,大紅燈籠映的窗戶紅彤彤的……曹國舅領了幾個小娘子進來“以後你們就是姐妹了,這個是麗春樓的,這個萬花巷的……來,給郡主敬個酒……”水紅衫子的姑娘執了酒盃妖妖嬈嬈道“柳氏見過郡主……”我與曹國舅相看兩厭,他用姑娘惡心我,作用不大。

待小娘子們敬完酒,我覺得...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